“李四强抢劫案”的无罪判决,解开了哥哥8年来的疑惑

 人参与 | 时间:2024-05-22 18:33:24

记者/ 李东

编辑/ 石爱华


申诉8年,李强李奎星终于拿到了弟弟李四强改判无罪的抢劫判决书。被确诊癌症后,无罪他一度担心等不到弟弟改判的判决那天

2024年4月18日,广东省潮州市湘桥区法院对李四强所涉抢劫案再审宣判,解开判决李四强无罪。哥哥那天,疑惑一直帮李四强申诉的李强哥哥李奎星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到李四强坟前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弟弟。抢劫

4月30日,无罪再审判决正式生效。判决李奎星与律师商量,解开将正式提交国家赔偿申请。哥哥记者注意到,疑惑这份无罪判决书里,李强对当年办案、判决中存在的问题给出了明确的认定。


这所白色的平房是李四强家的老屋,李四强出狱后,在这里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


8名同案犯均不认识李四强

2023年2月21日,北青深一度刊发了题为《一张身份证牵出“真假”两个抢劫犯》的报道,披露了天生智力残疾的李四强,从安徽利辛老家“消失”,在江苏南京打工时,因身上揣有一张在逃人员“刘西文”的身份证,被当作抢劫犯错抓的经历。之后,法院将他当作“刘西文”审理、判刑。

李四强以“刘西文”身份服刑期间,被发现错抓、错判。之后,法院仅对被告人主体进行了更正,让李四强继续服刑。刑满出狱后,李四强病逝,他的哥哥李奎星得知案件经过后,为弟弟开启了漫长的申诉之路。

报道刊发次日,广东高院公开回应称,已受理李奎星的申诉。

2023年3月初,广东高院派员到河北省石家庄监狱,调查李四强服刑期间的情况。材料显示,两名监狱干警称,李四强服刑期间反映有点迟钝,跟不上正常脚步,智力水平相对来说低一些,李四强对抢劫的事不太认可。两干警都提到,李四强调入石家庄北郊监狱时,门牙缺失。案件中的笔录显示,李四强因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以划圈代替签名确认笔录。

北青深一度获悉,2023年2月底,就报道所披露问题,广东省公安厅成立“李四强等人抢劫案工作组进行全面调查。工作组多名民警从2023年3月开始,对当年参与汕头抢劫案的作案人员逐一询问,并分别对作案人员组织逐一辩认。

工作组制作的询问笔录显示,同案8人均明确称,没有与李四强一起作过案,也没有听说过李四强与别人一起作案。辩认笔录显示,8人均不认识李四强。

2009年11月,汕头警方曾因真实身份问题,到河北石家庄北郊监狱提讯李四强,笔录显示,李四强这次交代了8人之外的“三名同伙”。工作组大量走访调查后,未能搜集到这“三名同伙”真实存在的证据。

2024年1月29日,广东高院派员到安徽省利辛县,将案件再审决定书送到李奎星手里。4月19日,广东省湖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做出再审判决,撤销原审判决及裁定,宣告李四强无罪。


李四强出狱后不久因病去世,病榻上的李四强门牙缺失,他自称是入狱前遭遇了“逼供”,被打所致


消失的“身份证”与“单一辩认”

原审案件材料显示,2007年,李四强在南京被当作逃犯刘西文抓获时,南京市公安局建邺分局双闸派出所曾在李四强身上发现一张刘西文的身份证。双闸派出所民警经过上网比对并向户口所在地派出所核实后,认定李四强就是逃犯刘西文。

广东省级工作组在2023年全面调查时,双闸派出所民警称,2007年3月26日,他确曾向安徽利辛公安局李集派出所电话核实所抓人员身份,并通过公安机关内网将照片发给李集派出所核对。

但李集派出所时任所长向工作组表示,他不记得南京警方有没有电话联系过他或李集派出所,他可以确定的是,当年李集派出所不具备通过内网接收外单位(包括南京警方)发送相片的条件。

对于在案记录的这张刘西文的身份证之去向,2007年的原审案件材料里没有记载,双闸派出所民警称,“当时刘西文有无随身物品移交,现已没有印象”。申诉代理律师在原审案宗中没找到身份证原件及复印件。

工作组全面调查后,仍未查到这张身份证的下落。

再审判决书里提到,2007年,李四强被抓后,汕头警方组织了辩认活动,让李四强以刘西文的身份对同案人员进行了辩认,当时,汕头警方提供给他的辨认照片为单一照片。在案材料显示,2009年核实李四强身份时,汕头警方提供的、用于辩认的照片也为“单一照片”。

2022年,真正的逃犯刘西文到案,刘西文对李四强进行指认辩认时,汕头警方提供的照片也是单一照片。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对犯罪嫌疑人照片进行辩认的,不得少于十人的照片”。使用“单一照片”进行的“单一辩认”违反辩认规则,再审判决书对此进行评判时,专门指出“依法不予认定”。

再审判决书还提到,李四强供述的六宗抢劫事实,不排除指供、诱供可能。李奎星接受深一度采访时表示,只要跟李四强说两句话,就能知道李四强有没有做案能力。


再审开庭前,李奎星夫妇和律师来到李四强坟前祭奠弟弟

‍‍


程序错误被认定‍‍‍‍‍

李四强抢劫案再审时,针对原审程序违法问题,合议庭审综合全案调查取证情况,对侦查过中的违法行为进行了认定。

李奎星告诉北青深一度,2016年,他开始申诉时,律师们就提到,汕头市龙湖区法院发现“刘西文”的身份是“李四强”后,以裁定书的形式对被告人主体进行了更正,这是判错了。他听代理律师分析,“用刑事裁定书的形式更改刑案被告人主体个人信息和基本情况”的行为违反刑诉法,单凭这一点,案子也必须重新开庭、再审。

当年,他将申诉书交到汕头市龙湖区法院后,遭到驳回,龙湖区法院认为更改被告人基本情况的裁定不违法。后来,他以同样的理由接着申诉后,汕头中院也驳回了申诉。

再审申请被两次驳回后,李奎星曾非常疑惑地问过律师“改名裁定到底违法不违法?”。

2024年,李奎星终于在再审判决里找到了答案。潮州市湘桥区法院做出的再审判决书中,用了大半页的篇幅对这个问题做了专门评判,认定“原审裁定以更正身份信息的方式确认原审被告人李四强刑事责任违反法定程序”。

2024年4月18日,再审宣告李四强无罪后,李奎星夫妇去了李四强的坟前,他要告诉李四强,“你无罪,可以安息了”。李奎星说,自己去年5月被确诊为胰腺癌以来,需要每天吃药维持,他一度担心“看不到这一天”。如今为弟弟洗清冤情,也算了了心愿。

4月30日,是再审判决正式生效的日子,在医院复查的李奎星与代理律师商量着,“五·一”假期后,将正式提交国家赔偿申请。

延伸阅读

李四强获无罪:坐牢2年才被发现身份不对 法院没纠错却作出二次错误裁定

4月19日,广东省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开庭再审李四强抢劫一案,审判长当庭宣布改判李四强无罪。2007年,智力残疾的李四强在南京打工时,因身上有逃犯身份证被警方抓捕,后被广东省汕头市龙湖法院判刑,2016年出狱后病逝,家属一直为其申诉。



2024年4月19日,“智障男子抢劫案”在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开庭再审,李四强被改判无罪。新京报记者 韩福涛 摄

4月19日,广东省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开庭再审李四强抢劫一案,审判长当庭宣布改判李四强无罪。

“苦了我八年,终于还弟弟一个清白。”为弟弟李四强申诉多年的李奎星身患癌症,因还在医院接受治疗未能到场参加庭审,得知改判无罪的消息后,李奎星喜极而泣。

2007年,智力残疾的李四强因身上有逃犯的身份证,被警方当作他人抓获,之后被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以抢劫罪判刑,2016年出狱后不久即病逝,其兄长李奎星认为弟弟是被错抓错判,多年来持续为其申诉。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24年1月25日作出再审决定书,认为该案符合再审情形,指令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4月9日,湘桥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据参与庭审的律师曹夏博介绍,庭审过程非常顺利,他为李四强作了无罪辩护,“广东高院决定再审之前,做了大量的工作,同时搜集了大量证据,也去找了同案犯,这些新证据对李四强都非常有力。”

真凶落网后他仍被列为同案犯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2007年开春,智力残疾的李四强在安徽老家失踪,家人四处寻找始终杳无音信。

李四强失踪后不久,就于当年3月26日在南京被当地警方抓捕。因李四强身上有一张在逃犯刘西文的身份证,警方误将李四强当成刘西文抓捕,随后将他移交给广东汕头警方。由于是被当成了刘西文,两地警方都没有通知李四强的家人,家人也无从得知李四强的遭遇,四处寻找无果。

2007年10月11日,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作出(2007)龙刑初字第256号刑事判决书,判决书中写道: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刘西文伙同另外七名同案人,于2003年8月至9月期间在汕头市区实施抢劫作案6宗,被告人刘西文构成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

李奎星告诉记者,这份判决书是龙湖法院作出的第一次错误判决,因为当时法庭上的被告人不是真正的刘西文,而是他的弟弟李四强,“公安检察院法院都没有核实身份,稀里糊涂就把我这个傻弟弟给判了,也没有人给他找律师,我们家属当时也不知道。”

“四强在监狱服刑两年后,狱警发现身份不对,汕头警方重新启动了调查,并且到安徽老家找到了我母亲,核实四强的真实身份。”李奎星介绍,此时的龙湖法院虽然发现判错了人,但并没有纠错,而是作出了第二次错误裁定。

2009年12月14日,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作出(2007)龙刑初字256-1号刑事裁定书,裁定书中写道:现经审查,发现原判决书中被告人“刘西文”的称谓及其基本情况有错误,特裁定将原判决书中所有的“刘西文”均更正为“李四强”。

曹夏博对新京报记者说,法院作出这份裁定书,等于是认定了参与抢劫的还是李四强,“认为他冒用了刘西文的名义参与了抢劫,李四强虽然找回了身份,但被坐实了抢劫罪名,刘西文反倒清白了。”

经多方打听,李奎星得知刘西文一直逍遥法外,在律师的建议下,李奎星于2022年向刘西文户籍地的安徽利辛县公安机关检举了刘西文,刘西文被抓后,对于在汕头参与抢劫的事供认不讳。

2023年2月2日,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作出(2023)粤0507刑初26号刑事判决书:被告人刘西文伙同同案人李四强等人在汕头市区抢劫作案多宗,鉴于被告人刘西文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以从轻从宽处罚,认定被告人刘西文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原以为真凶刘西文的落网以及两名同案犯作证,能够推动法院尽快改判,还我弟弟清白,可是没想到他们居然又把李四强列为刘西文的同伙。“李奎星告诉记者,这一次他抱了很大的希望,没想到等来的却是龙湖法院的第三次错判。

家属坚持申诉8年

李奎星告诉记者,2007年李四强被抓时只有28岁,一直到2016年6月才刑满出狱,当年9月1日即病逝,去世时37岁,“他出狱前就已经患病了,出狱后他断断续续说过在监狱里面就住过院。”

李奎星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减刑裁定书上显示,就在李四强出狱前的三个月,2016年3月7日,石家庄中院作出裁定,决定对李四强减去有期徒刑两年,服刑结束时间从2018年6月25日提前到2016年6月25日。

李奎星说,李四强去世的时候医生曾告知是结核性腹水,在申诉时一名办案人员也曾向李奎星确认,李四强在狱中确实就查出患有肺结核。李奎星告诉记者,李四强之前在老家时身体一直非常健康,“那时候啥病都没有,更没有肺结核”。他认为多年的冤狱,导致李四强患病直至最后死亡,“如果没有蒙冤入狱,他现在应该还活得好好的。”

回想过去八年的申诉历程,李奎星对每个时间节点都印象很深,“最早是他刚出狱的时候,随身带出来判决书裁定书等材料,我找人看完材料感觉不对就开始为他申诉。”李奎星告诉记者,2016年9月1日晚,他聘请的律师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李四强,当天夜里李四强就去世了。那年年底,李奎星与两名律师第一次赶到广东汕头,向龙湖法院递交了申诉状,不过申诉很快被驳回,2017年李奎星带着律师再次赶到广东汕头,向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诉,当年年底这次申诉也被驳回。

李奎星告诉记者,他早年在外打工,年纪大了之后就回到老家靠种地为生,本就积蓄不多,安徽老家距离广东汕头足足有一千多公里,两次前往广东申诉花光了所有积蓄,囊中羞涩的他后来只能委托律师以邮寄信件的方式继续申诉,不过寄出去的申诉信件都石沉大海。李奎星介绍说,这么多年也有人打着帮助平反的旗号,向他要钱,“东奔西跑,四处打听哪里有人能帮忙申诉,也花了不少冤枉钱。”

李奎星再一次前往广东汕头申诉是在2023年4月,那次在两名记者的陪同下,他先赶到南京,向当地公安机关和检察院控告当时错误抓捕李四强的两名民警,之后从南京去了汕头,向汕头市公安局和龙湖区法院递交控告材料。

那次他还计划去广州的广东省高院询问申诉进展,但在汕头期间,他感觉到身体不适,就尽快回了安徽老家。回家后子女带他去医院检查,之后李奎星被确诊患有胰腺癌,确诊之后,他就开始定期去医院化疗。

“去年这个时候是最艰难的时刻,当时我查出癌症,又得知法院把李四强列为刘西文的同案犯,想平反就更难了。”李奎星说,在最难的时候他也没有想过放弃申诉,甚至还不忘给代理律师鼓劲:“冤案就是冤案,肯定会有平反的时候。”



2024年1月29日,为弟弟申诉奔波了8年的李奎星在自家院外休息,此时他已被诊断出胰腺癌晚期。新京报记者 韩福涛 摄

诸多疑团待解

4月19日下午,得知李四强改判无罪后,李奎星告诉记者,改判无罪只是第一步,“接下来除了要求赔偿外,还要求对办错案的人员进行追责,尤其是搞清楚我弟弟当年是怎么去的南京,又是怎么被送进监狱的。”

李奎星透露,李四强在去世前曾断断续续跟周围人提到,当初是同村的一名村民介绍他去南京打工,后来警方也找这位村民了解过情况,“这个人现在不承认,说是李四强自己找的活儿。”

李四强怎么去的南京现在依旧无从知晓,不过家人唯一确认的是李四强被捕前确实是在南京打工。与李四强大姐同村的一位村民称,确曾在南京看见过李四强,时间正是在失踪之后。

2021年12月底,记者联系上这位村民,她回忆说是在南京雨花台附近的一个工地上看到过李四强,“那时看到他在搬运水泥板,几天之后,再去那个地方,就找不到人了。”这位村民说当时不知道他们家在找人,以为李四强是被熟人带去那儿打工,就没有过多关注。

代理律师介绍说,有材料上记载了李四强被抓时在南京的暂住地,地址是南京市建邺区双闸村元后一队49号,2021年底,记者曾前往南京试图寻找当年的知情者,多方打听得知,2007年的时候双闸村还是一片城中村,村里聚集了许多外来务工人员,现在这个村子早已拆迁,村民都搬进了附近的回迁房小区。经过多番询问,根据门牌号记者找到了李四强当时暂住地的房主,不过当记者将李四强的照片拿给对方辨认时,对方犹豫一会儿后表示并不认识照片中的人,之后便关上了房门。

在李奎星看来,当年南京警方找到弟弟李四强的过程十分蹊跷,对于借用刘西文身份证的说法,李奎星并不认可,“他不可能去借一个陌生人的身份证,一个逃犯的身份证为什么会出现在他身上现在也是一个疑问。”至于李四强多次认罪的供述,李奎星认为现在无罪的判决已经证明那些供述都是编造出来的,“当时说他能说出刘西文父母的全名,还辨认出了其他同案犯,这根本不可能。”



4月12日,李奎星到弟弟坟前告诉他开庭再审的消息。新京报记者 韩福涛 摄

代理律师告诉记者,2009年龙湖法院作出更名裁定之前,曾讯问过这起团伙抢劫案里的两名同案犯,这两人名叫刘西国和马付伟,他们都与后来落网的刘西文有亲戚关系,刘西国是刘西文的亲弟弟,他曾指认李四强与他们一起在汕头抢劫,而马付伟是刘西文的连襟,他也在2009年指认李四强与他们一起实施抢劫。

律师说,马付伟也是在那时候供认,刘西文确曾和他们一起抢劫,并且交代说刘西文此时也在天津打工,不过汕头警方并没有针对刘西文采取行动,直到七年之后,在李四强亲属的检举之下,刘西文才被安徽利辛警方抓获。

据律师介绍,在2009年指控李四强参与抢劫的同案犯之中,只有刘西国和马付伟这两人的证词,没有其他同案犯的证词,他认为这存在很大的疏漏,“不能光找对李四强不利的证词,警方也应该找其他同案犯问个究竟。”2022年,代理律师在多方帮助下,找到另外两名同案犯,确实证明了李四强是清白的:两人均称不认识李四强,更未一起实施抢劫。

李奎星认为,目前法院已经改判李四强无罪,那就说明刘西国与马付伟两人当时在撒谎,诬告李四强,他咨询律师的意见后会追究两人的责任,“也希望他们说清楚为何要诬告我弟弟。”

对李奎星而言,心中的谜团太多,但他的身体是否能撑到谜团解开的时候,还是个未知数。